爱犬岛大师秀匠心手记——李东。

主理人: 李宁

电话: 18626904151

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西安大…

微信号: 18626904151

媒体专访 > 《秀迷》杂志对犬舍主理人的专访-----海的尽头,是天空



3月封面采访 

海的尽头,是天空。 
文/本刊记者 泓默

 
摄影/锦字 
引言。 
很多人都说《SHOW TIME秀迷》2007年9月出版的创刊号封面是一个经典,一只黑色的迷你雪纳瑞雕塑般地站在海边的岩石上,它身后的海微微荡漾,海水透过夕阳西下的折射,用一层金色的光芒勾勒出狗的线条,让梦幻一般的金色海洋在我们的视线里,伸向远方。 
我就是因为那个封面认识了长春永恒犬舍的主理人李东,他的网名“蓝色海洋”也因此变成业内众人熟知的符号,透过这些元素,李东,也被我贴上了“感性”的标签,虽然我们的见面从未离开过赛场,仅有的两次交谈也都是因为采访,但我已认定他是一个可以在精神层面分享话题的人,尽管我始终认为他是一个活得相当自我的人。 
同时我还觉得他是一个有些神秘的人。赛场上,他像“独行侠”,难得“成群”的,也就是和弟弟李宁站在赛环边看看比赛;圈里一茬又一茬的传言、故事、甚至是非纷争,他也几乎没当过主角;更别说由头繁多的聚会,席间也不曾见过他面红耳赤、左右逢源……最近倒是常在微博里“遇见”他,也没见他和谁热络得不分彼此,可他对一些社会性的话题反应出有点“愤青”的一面,比如说韩寒和方舟子的“战争”,他的关注令我意外,但这也让我意识到,他,是一个对真相,对正义有着无比热忱和捍卫的人。 
这样的人,固执,也纯净,倔强,也寂寞;这样的人,似乎并不适合生活在“狗圈”里;但也是这样的人,一旦选择了生存的环境,势必具有拮抗破败的能力。因为,在这样的人丰富的内心世界里,永远不缺少对理想和自由的追求,为了这个追求,他们不惜给自己一个置死地而后生的理由,给自己很多不可以后退的“借口”。 
人生中,有时不去冒险比冒险更危险。 
“冒险”这个词对于李东来说,在辞去公务员职务之前是陌生的。从学校走到工作岗位,他尝的都是一帆风顺的滋味,捧着文化局的“铁饭碗”,一杯茶一张报纸就可以轻轻松松过一天。学习声乐专业的他,也因为好的嗓音条件和优秀的专业能力深得领导喜爱,组织起文化演出活动更是得心应手,若走仕途之路,熬几年不难位高权重。可惜他更热爱舞台,热爱歌唱事业,如果走艺术道路,他有自信不比那些成腕儿成角儿的差,但他也深知“混”娱乐圈单凭自身实力是远远不够的。换成别人,或许理想的分量远不如手中“铁饭碗”来得现实,哪还会对工作氛围有什么奢望,办公室的老头老太为十几二十块的补贴打得头破血流又算得了什么?就当看戏罢了,很多人不就是这样过了一辈子吗? 
李东却说:“在那种环境里,我太痛苦了!” 
他辞职的时候,领导挽留,甚至建议他“停薪留职”,给自己留一个后路也是多数人在抉择时为自己设定的安全系数,但李东不要,他说:“我习惯先断了自己的退路,再往前走。” 
我觉得,人是需要往前走的,但迈开脚的同时,你必须要做好这一步是去天堂还是下地狱的准备,天堂自然鲜花美酒,地狱的万劫不复绝没有倒带的可能。很多人也正是因为患得患失的左思右想而留在枯乏的中间档,羡慕天堂美景,嘲笑炼狱煎熬。 
李东参加了一个企业建立的艺术团,走到了他梦寐以求的舞台中央,为企业的领导、员工,也为普通的观众们表演,他喜欢掌声,喜欢在《小白杨》的旋律中把自己当做一名追求理想的战士,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艺术人生即将开启,也做好了为此奋斗下去的决心。但命运的幽默就在于上一秒和下一秒像坐云霄飞车——艺术团解散了。人缘不错的李东被安排到企业的管理层,也可以不用为生计忧虑,而且他深谙如何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生存,前途不必担忧。可是,李东再一次放弃了安逸,他说:“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经商,一切从头开始,失去了成为歌唱家的机会,他还可以当一个有钱人,至少,在他自己可以掌控的生活里,冒险与危险就像他与自己签下的一份协议,只不过,甲方是他,乙方还是他。商场上风险的五味杂陈他也尝遍了,一掷千金的日子,活色生香;一贫如洗的窘境,回头无岸,成败交替让他在沉浮之间看到了人性,看到了世态炎凉的残酷,而唯一增值的财富,便是他所积攒的人生阅历。 




带着这些“财富”,在2006年,他遇到了迷你雪纳瑞,他迷上了迷你雪纳瑞。 
此时的中国犬业正在进入“冰河时期”,我很难想象带着一腔火一样热情的他,推开犬业大门,看到的却是满目萧条的景象时,怎么还能保持住理想的“体温”,决定跨进来? 
“当我拥有第一只狗时,我和很多新人一样会到处问那些专业的人,想从他们那里得到对这只狗的评价,因为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标准、美容、牵引,对我来说都像天方夜谭,但我非常迫切地想了解我的狗真实的水平,想听到前辈们的意见和建议……” 
可惜,他听到的更多的是对人的评价,因为对人的不满而对狗的“迁怒”,李东冷静下来,此时,他身体里似乎也“养”了一只“小雪”,独立、倔强、勇敢地透过李东的眼和脑去看待犬业的世界,然后,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就冒了出来——我自己去学,去体验,去判断,去接受赛场的检验,即便输,也不输在别人的口沫横飞里! 
所谓的前辈和新人其实就是站在山顶和站在山脚下的两人,虽然地位不同,但在对方眼里,同样渺小,除非,你们站在同一个平面上,高度之分才会显而易见。而在成绩面前,没有资历深浅,敢于犯险的人,也敢于承担后果——比失败更可怕的偶然的成功,抑或成功后的居安思危。 
在此,后果是一个非常中性的字眼。 
成功是一种观念,致富是一种义务,快乐是一种权利。 
2006年11月11日,李东生平的第一场比赛在美国资深梗犬裁判Clay Coady先生的钦点下,他拿到了Open组的WD,他牵的就是那只被“迁怒”的狗。他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在那一场比赛中百感交集的收获,除了兴奋、激动,还有很多复杂的情感,那种情感流淌在他的血液里,似乎用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向他自己宣告:我推开了这扇门,我要跨进来,然后,把出去的门,封死! 
就这样,“小雪”的圈子了多了一个“永恒”,“永恒”让“蓝色海洋”开始汹涌澎湃。李东在学习专业技术的时候,也开始留意、观察老师们对于犬舍经营的经验和方式。他是一个善于规划人生的人,当他决定做某件事之前,他已经想好自己要往哪些方面努力,带着这些规划和方向,他的求学过程也多了一些“心计”,因为,专业技能的学习是有据可循,在统一的范畴内,你只要勤奋、努力就可以进步,但经营之道不是课堂上的公式、标准里的角度,它有因人而异的变数,也因领悟者的判断力而产生南辕北辙的结果,说通俗一些,你有心还不够,还需要智慧,需要实践,以及随时顺应市场改变策略的敏锐。 
在犬业跌宕起伏的这几年,“永恒”却没有随行业的曲线颠簸,虽不是阳关大道,一路高歌,但“永恒”的发展在李东的掌控下平稳有序,对于现在的状态,他的一句“满意”说得淡然轻松,似乎那些挫折是可以被言语熨平的,似乎那些足以令人崩溃的经历不过是一首唱时才会落泪的老歌。 
李东说,人在每一个阶段的心态都会发生变化,随着心态变化的是看待问题角度的不同,这个世界上,只有想不通的人,没有走不通的路。 
曾经,他看见手术后耳朵上结痂的“小雪”向他跑过来时,会忍不住落泪,现在,他自己也要拿起手术刀;曾经,他把手伸向狗准备拔毛时,会因为担心它们疼而不忍,现在,他手把手教学生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技巧既能不让它们不适,还能做出到位的美容;曾经,他面对剖腹产的狗妈妈、面对死亡面对病痛的狗几近崩溃,现在,他想得更多的是怎样给它们更安全健康的生活,怎样让它们在新家中依旧快乐成长…… 
“因为这个品种太让我着迷了,我若把它当做一生的事业,就必须接受过程里的全部,必须习惯这是一项工作,有些时候,情感可以全部倾注下去,有些时候,情感必须抽离出来,因为,它们更多时候不是我怀里的宠物,而是我手中的艺术品。”现在的李东,每一次送小狗到新家,在机场蹲下与它们告别时,还是会忍不住泪盈于睫,但每当看到新主人发来的照片、看见小狗生活的美好环境,或者是客户对幼犬品质的赞赏以及赛场上的神采,喜悦、心满意足又会减淡分别时的忧伤。 



随着全国各地客户群体的增加,“永恒”的“孩子”飞向天南海北,他生活里的谈资也随着它们的所到之处丰富起来,很多客户变成了“除了狗还有人”的朋友;同时,来自天南海北的学生也是李东工作、生活的阅历财富,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的信息、资源,这些对知识、技术、迷你雪纳瑞同样充满兴趣和渴望的人,也在促使着李东不断地去求学、深造,丰富和武装自己的头脑和双手。 
就这样,他把自己的爱好、追求融进日子里,把收获的各种财富变成生产力,让它们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每一次转动,便为他想要的生活注入具有品质的养分。就这样,他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由地创作,自由地选择是当一个王,还是一个兵。 
狗,没有让他大富大贵,却让他过得很安逸,他满足了;赛场,没有让他大红大紫,却让他的繁殖成果有了惊喜,他坚持;正因为还未登峰造极的技术,让他有了更多的渴望去痴迷于这个品种;而那些最初的对梗犬的钟情,还在不断散发魅力,促使他买一张车票,踏上去远方的列车,拜访那些良师,寻找那些益友,多看一些风景。 
此时的他,不会跟你喋喋不休说来时路上的暴风骤雨,也不会跟你高谈阔论标准术语繁殖学,更不会告诉你他讨厌的人是谁,但他会说他喜欢的狗是哪一只,喜欢的程度是赞叹一声还是梦想拥有。虽然,在他几次的人生转折中都是因为忍受不了“黑暗”的东西而放弃了锦绣前程,但如今的他,因为自信,因为成长,更因为对狗难以割舍的迷恋而选择为自己建立一个城堡,狠狠地将“黑暗”关在门外。 
不是没有厌恶,也不是没有是非,甚至从天而降的“黑雨”还会淋湿他的心情……相比他已经获得的他想要的生活与成就来说,他丢掉的是想去解释的冲动,甚至丢掉了一部分的“听力”,而生活品质对他经营做了认可,客户群体的稳定和扩大对他的人品做了认可——这些让他没有把脸丢掉,足以给他在累的时候喝一杯咖啡、听一首歌的好心情。 
李东明白,使人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而是鞋里的一粒沙。或许我们这一辈子都在行走也没有办法攀登到最高峰,但我们却分分钟有能力去清理鞋里的沙。 


后记:与一个理想主义者对话。 
与一个理想主义者对话,有时候你会觉得很累,替对方累,和完美主义者交流也有同感,我是后者,我很多朋友都曾替我担忧过。但其实你们不了解的是,像我和李东这样都属于比较感性的人来说,某“主义”倾向不是枷锁,是成长过程里无法避免的悲喜交加,一旦让我们找到生活的平衡点,或者“沦陷”在某种状态里,内心的满足感是无以言表的,若你无法感同身受,也不必为我们皱眉——谁的生活没有缺失呢?而那种从裂缝中积攒起来的幸福感比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还令人惊喜和感觉实在。 
李东说他10年没有去过KTV,也不再唱歌,因为那曾是他决定付出一生去追求却夭折了的梦想,他在心里已经与它做了伤心的绝别,那是一种因为遗憾而不愿再去触碰的情结。但这个成为回忆的热爱使得他的生活里不能没有音乐,他常常闭着眼睛听一首首优美的歌,幻想着唱歌的人是自己,幻想着他还站在那个褪色的舞台上做光鲜的表演,他说他特别享受这种幻想,没有负担的累,也没有期待的苦。 
我说,那是因为你找到了一个新的舞台,做不一样的表演,这个舞台是真实的,它一点也不梦幻,若想在现实中获得掌声,你每一次的出场都不可能是轻松的,除非你不想当主角。而观众们看到的都是他们成名后的星光熠熠,跑龙套的甲乙丙丁谁比谁惨,谁知道,谁关心? 
李东说,每一种成功都是无法复制的。而他现在的满足不是他觉得自己成功了,而是他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他讨厌被左右,更不愿去给别人洗脑。爱上了迷你雪纳瑞这种狗,给他带来了物质和精神所需的充足的给养,专业技术的深邃给了一个理想主义者追求的空间,犬种文化的魅力又让一个感性的人随时被感动,源源不断,永不枯竭。 
人生不就是一段又一段的旅程吗?只要你不停下脚步,翻过一座山,你可以看见一片海,海的尽头是天空,一个任你自由翱翔的天空。 
李东飞过去了,带着他的世界!